百度

视界旅行 八月赶快去吃新疆!

  新疆,一个神奇的地方。这里的地貌多变,这里的气温差别大,这里让人最喜欢的就是它的甘甜。吐鲁番的葡萄、库勒尔的香梨、阿图什的无花果和叶城的石榴都以最饱满的姿态,吸引着人们。

  在新疆,捧着西瓜吃完,手指是会粘到一起的,因为糖粉太多了!日照时间长、热量丰富、干旱少雨、昼夜温差大的先天优势,让新疆的水果比初恋还甜,也造就了“瓜果之乡”的美名。

  “吐鲁番的葡萄,哈密的瓜,库尔勒的香梨人人夸,叶城的石榴顶呱呱”。这段大家耳熟能详的民谣,就是新疆瓜果之美最好的见证。

  八月,当很多地区还处在火辣辣的夏秋季节的燥热中,吐鲁番盆地却到处散发着葡萄蔓的清新凉意。乡下、村头、沟里,到处是厚实的葡萄架,郁郁葱葱。在藤蔓的缝隙间,可以看到那累累下垂的果实。轻采几串葡萄,慢慢回味这沁人心脾的甜,听老农讲一段葡萄的过往,很是怡心。

  吐鲁番的葡萄多达600多个品种,无核白、马奶子、百家干、木纳格、黑葡萄、和田红和粉红太妃,好吃到数不完。每年四月底就有葡萄成熟,而到了八月正是葡萄的丰收季节,看那满园的葡萄沉甸甸地垂下来,有的晶莹如珍珠,有的鲜亮似玛瑙,有的绿若翡翠,五光十色,令人垂涎不止。

  其实早在两三千年前,西域就以生产葡萄闻名。而从唐代开始,“吐鲁番”这个名字就与“葡萄”紧紧联系在一起了。这是地理与果实的唇齿相依、水乳交融。直到今天,当我们说出“吐鲁番”时,脑海里的第一反应便是“葡萄”,反之亦然。不知是吐鲁番造就了葡萄,还是葡萄成就了吐鲁番。

  古人说:“凡瓜甜而美者,皆哈密来也。”新疆的哈密瓜一直以个大肉足的形象、清脆鲜甜的口感、纯正悠长的后味得到人们的厚爱,是当之无愧的“瓜中之王”。

  哈密瓜之名来自康熙大帝的金口玉言。1698年,清廷派理藩院郎中布尔赛来哈密编旗入籍,哈密一世回王额都贝拉热情款待。经过多次品尝,布尔赛对清脆香甜的哈密甜瓜大加赞赏,于是建议额都贝拉,把哈密甜瓜作为贡品向朝廷进献。

  这年冬天,额都贝拉入京朝觐。在元旦的朝宴上,康熙和群臣们品尝了这甜如蜜、脆似梨、香味浓郁的神物后,个个赞不绝口,但不知此等好物从何而来。于是,初次入朝的额都贝拉答道:“这是哈密臣民所贡,特献给皇帝、皇后和众臣享用。”

  康熙听后思忖,这么好的瓜,应该有一个既响亮又好听的名字,既然它产诸哈密,何不就叫“哈密瓜”呢?康熙言毕,群臣雀跃。从此,哈密瓜名扬四海。

  几百年前的康熙大帝一定想不到,当初为哈密瓜命名,却引起了一场商标注册的戏剧性“大战”。为了争夺哈密瓜原产地的商标,哈密地区和吐鲁番地区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“战争”。

  1995年,哈密地区申请注册哈密瓜原产地证明商标,理由是“哈密瓜”之名出自康熙的“御批”,而此后,新疆特产的这种甜瓜才被称为“哈密瓜”。然而,哈密人的做法惹恼了邻近的吐鲁番人,因为据考证,哈密王额都贝拉当年进献的哈密瓜并非产自哈密,而是出自与哈密相邻的吐鲁番的鄯善县。

  这场争夺持续了7年,期间双方都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论证哈密瓜原产地的归属,但最后基于共同利益和品牌保护的责任,双方终于走到了一起。利益共享,提高哈密瓜的质量,保护品牌,成为两方的共识。

  新疆的甜瓜有100多个品种,13个地区和自治州普遍都有种植。名产区东疆有哈密,南疆有喀什、吐鲁番、鄯善和托克逊3县。北疆的米泉、石河子和沙湾都是后起之秀。元初李志常在《长春真人西游记》中称赞道:甘瓜如枕许,其味盖中国未有也。”

  甜瓜与新疆的其他水果不同,只能在新疆内种植,因为新疆少雨干燥、日照充足,昼夜温差大、土质酥松、含沙量大、土壤略成碱性,这些都是甜瓜生长的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  眼下,新疆的密瓜已经甜到家了,还特别香。地道的“老新疆”说,挑密瓜,应该往丑了选,瓜皮上斑痕越多越粗糙,泛着黄头的一定甜。

  初秋,走在新疆的大街小巷里,会经常看到售卖金黄色无花果的小摊。无花果被维吾尔族同胞奉为“圣果”,那份深藏不露、醇厚甜蜜的特性,如同新疆人朴实热烈的性格。在新疆,最正宗的无花果来自天山南麓的阿图什,阿图什也誉为“无花果之乡”。

  说起阿图什的无花果,在新疆民间有一个古老的传说。相传,无花果的故乡并不是阿图什,而是库尔勒。古时,有个大巴依(有钱的财主)想霸占库尔勒,让库尔勒人做他的奴隶。勇敢的库尔勒人拿起武器与巴依展开了血战。可惜,他们的反抗失败了。当巴依占领库尔勒的时候,在染着库尔勒人鲜血的土地上,长出了一丛丛枝叶繁茂、无花而实的灌木,人们说,那就是死难者的化身——无花果。

  巴依对此也很惧怕,令人把无花果树砍掉。一个穷人悄悄挖了一棵无花果树苗,日夜兼程想把它送回喀什老家。可没料到,走到阿图什,他就去世了。虽说故事让人哀惋,但阿图什以宽广的胸怀、肥沃的土地,孕育着无花果成长。

  其实,无花果树并非不开花,因为无花果本身就是一朵花。它的花朵是在内部的子房里,就是在果实的雏形里。蜜蜂会从底部的小洞钻进去,然后使花朵受精。而我们吃的是它膨大的花序轴。维吾尔语叫“安居尔”,意为“树上结的糖包子”,味道十分甜美。

  阿图什的无花果一年两熟,8月正是它的夏果盛季。若是能在无花果园的葡萄架下,品尝甘甜可口的无花果,一定是赏心悦目、清爽惬意。

  “我们新疆好地方,天山南北好牧场,戈壁沙滩变良田,一年四季瓜果香......”这首歌不只是对新疆的赞美,也是新疆真实的写照。

  “一年四季瓜果飘香”、“早穿棉袄午穿纱,围着火炉吃西瓜”都是新有的特色。吐鲁番的葡萄、哈密的瓜更是人尽皆知,而阿克苏的苹果、下野地的西瓜、叶城的红石榴、里外都是肉的小白杏、阿图什的无花果,更是甜到人们的心坎上。

  对钟爱旅行的人来说,世界上只有两种人,去过新疆的,和计划去新疆的。秋天的新疆不仅逼疯了摄影师,也倾醉了无数游人,甜倒了八方来客。想说,今年的新疆,已经成熟啦。而你,真的不能错过。

摄影视界 2019-08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