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

重庆90后拿下全球摄影金奖为这张照片他在无人区

  “徘徊着的,在路上的,沸腾着的,不安着的,你要走吗,你要去哪儿……”在“Thomas看看世界”公众号的自我介绍页面,播放着朴树的《平凡之路》,正如歌里所唱“跨过山河大海,穿过人山人海”的正是他本人的写照。

  储卫民是刚获得国家地理摄影大赛全球金奖的摄影师,是拍遍了全球最高13座山峰,走过冰川、极地,下过300米洞穴的探险者,是200多万摄影粉丝口中的“托神”(英文名叫托马斯),同时也是一个普通、内向、喜欢宅在家的“90后”重庆男孩。

  上周,储卫民刚从巴基斯坦无人区穿越回来,立马又扛起相机,用镜头记录家乡的美,展现在全世界面前。

  每年一届的国家地理旅行者摄影大赛是一项全球性摄影比赛,由美国国家地理学会举办,今年是第31年。作为摄影界盛事,每年都会吸引数万摄影师通过其展示各地风土人情。国家地理评委更关注照片的故事性、地理与自然特征,瞬间性以及构图。从上万幅作品中挑选出9张获奖作品,然后再挑选出一张作为总冠军。储卫民拍摄的《北极的冬天》就是最终的佼佼者。

  格陵兰岛西北部的乌佩纳维克是一个狭窄小岛上的村庄,当地人会把房屋涂成各种颜色,以区分房屋的功能甚至是屋主的职业,比如商业建筑是红色,渔民的房子则是蓝色。在寒冷的冬季,当大海和地面被白茫茫的冰雪覆盖,这些房屋就成了200多万平方公里的北极土地上唯一的色彩。

  今年3月,储卫民在小镇机场附近闲逛,当爬上一座100多米高的小山坡时,发现从这个角度看下去,小镇显得特别整洁安详,色彩搭配和谐。于是架上长焦,调高感光度,在山坡上守了一个多小时,等天黑下来,到了被摄影师们称为的“蓝调时刻”,路灯点亮,抓拍偶尔经过的人、车。此时,正好一家三口大概是从超市购物回家,手牵手走在雪地中,彩色房子内透出的灯光驱走了严寒,而远处则是冰封的海洋。

  获奖后,储卫民给当地的房东发了邮件,希望联系到这一家三口,把照片洗出来送给他们,纪念这难得的缘分。

  房东也非常惊喜,他也在网上看到了获奖报道,这个专挑一年中最冷没人来的时段住我们这里的“奇葩房客”,原来是一位这么厉害的摄影师呢!

  储卫民早在几年前就凭借出色的作品,免费传授摄影技术,在公众号、微博上收获了200万多粉丝。很难想象,这样一位斩获大奖的摄影师,却是半路出家“不务正业”的软件工程师。

  储卫民生长在山清水秀的山城,从小就对自然充满了好奇,但生活循规蹈矩,缺少探索外面世界的机会。

  直到大二在德国读交换生期间,在瑞士少女峰,认识了一对德国夫妇。老人年过六旬,还扛着很重的相机行迹于山野。在挪威布道岩下,聆听了一群极限跳伞家的故事,用危险却特别的方式,表达生命的多彩。

  储卫民大学学的是计算机科学专业,毕业后留在新加坡一家银行做软件工程师。在国外有份体面的工作,拿着丰厚的收入,这样的生活大概是很多人羡慕的吧。

  然而,他却认为按部就班的生活缺乏创意性和变化,于是利用假期去世界各地探索,徒步造访了北极无人地带,拍摄到一些鲜为人知的自然景观,观察和记录当地人的生活状态,以及全球化影响下的地貌与文化改变。

  说走就走的旅行,在储卫民看来是不负责任的。每次出行,他都提前做好规划,查好当地天气和线路。

  对待人生也是如此。直到做好了能力储备,练好了摄影技术,时机趋于成熟之时,2017年,他才辞职成为了一名职业旅行摄影师。“年轻的时候可以试错,应该勇于去尝试不同的道路,追寻内心真正喜欢的东西。”

  两年前,储卫民第一次去格陵兰,为了拍出峡湾独特的风光,他和同伴请当地村民开着渔船,把他们送到距离村庄百公里外的无人区,居住了两个月。

  方圆百公里荒芜人烟的峡湾,所带的物资除了相机,就只有赖以生存的帐篷、睡袋,吃饭靠炉具和气罐加热罐头食品,偶尔去捉海边的贝壳,饮用水需要去河水和溪水打来过滤。太阳能发电板提供的电非常有限,白天8个小时充电,只够3块相机电池和手机的电量,遇到阴天更是捉襟见肘。

  无人区的生活似乎很乏味,每天早上5、6点起来拍日出,然后整理图片。中午补觉,煮饭,晚上6、7点拍日落。有时会去周边踩点,在灌木丛、雪山、乱石堆里探索,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位,在GPS上标注出来,下次再去拍。

  他一点也不会觉得无聊,阴晴雨雪,月盈月亏,即使是同样的日落,多云和少云天气呈现出来的也完全不一样。大自然是最好的艺术家,变化多端的景象让他着迷。

  不洗澡,不刮胡子,如同野人一般。物资用完后,通过卫星电话联系村民,一般每隔两周补给物资。

  “在这样与世隔绝的状态下,唯一想念的,是重庆的火锅。”储卫民笑着说,在都市里,欲望是无止境的,而在无人区生活一两周,20公斤的食物就够了。一切变得很简单,也能沉下心拍出满意的照片。

  他拍过十三座全球最高的山峰。进入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拍摄时,花费了20多天,跟随当地近70人的向导、挑夫队伍,带着两头羊,20只鸡进山,马驮着发电机,在冰川上的乱石堆上艰难跋涉。

  在巴基斯坦一段山路,只有一辆车能过的距离,山路下方是千米高的悬崖。另一边不断有乱石掉落。开着老式吉普车的巴基斯坦司机,还若无其事地放着当地“最炫民族风”,一边打电话一边开车,有时轮胎甚至挂在了悬崖边上,让人惊出一身冷汗。

  这次获奖照片,也是储卫民特意挑选的格陵兰西北部一年中最冷的时候,平均气温是零下20-30度。他想看看在一年气候最恶劣的时候,当地人是怎么生活的。

  最低温度零下40多度,常会有时速30-40公里的大风,脸甚至眼睛都要用雪镜包住才行,出门需要戴两双手套,操作相机时,脱了厚手套戴着薄手套操作。去外面站10分钟,全身就会冻透。户外拍摄后进屋的一瞬间,相机和脚架瞬间结冰,形成白色的“冰膜”。

  在珠峰下拍星空,走着走着,突然一阵狂风把他吹倒,站不起来,只敢弯着腰摸着石头匍匐前进,爬到冰封的河中间,以冰冻的河流作为前景拍后面的雪山。

  在印度尼西亚,为了拍摄印度洋拍打礁石上的壮观景象,用无人机贴着海浪1米高处飞了20多分钟。在格陵兰看到远处有浮冰,冬天船开不过去,飞无人机过去,也差点被浪卷走。

  在储卫民看来,即使是在普通的位置上,也能拍出精彩的照片,最重要是建立独特的视觉并有所突破。比如在某个景点,大家都一窝蜂涌去抢明信片上的经典机位,其实没必要完全照搬,在附近找一些不同的前景或框架,譬如花草、人物,就能呈现出不同的感觉。

  通常大家都喜欢在晴天和多云天气拍照,而不同的天气其实可以营造不同的氛围,比如雪天、下雨、雾天。重庆在有雾的时候,就很有迷人的味道,可以利用不同天气来表达摄影师的内心,多进行尝试,不要形成定式化思维。

  储卫民建议大家可以利用手机操作,优势是便捷、快速,特别在拍偏人文类照片时,不容易引起拍摄者的警觉和反感。他曾经有一幅作品就是手机拍摄一位巴基斯坦老爷爷,趴在车窗前露出友善的笑容。如果等现拿出相机,恐怕人都走了。

  储卫民说,普通摄影爱好者不一定非要买好几个专业相机和镜头,多注重思路和审美上的提升,少关注器材,多享受拍摄的过程。

  长期在世界各地跋山涉水,储卫民这次回到重庆,才算是真正开始了对家乡的探索性拍摄。

  他恍然发现,镜头下的重庆,原来竟有这么美!储卫民认为,人文气息与独特的山城地貌相结合,构成了重庆独特魅力。像吊脚楼、桥梁、隧道、魔幻天桥、楼顶停车场,都是人与自然共同创作出来的风景。如果移去高楼、桥梁,就只是些普通的山,真正让重庆这座城市焕发魅力的是重庆人民建设上的智慧,以及浓郁的生活气息。

  储卫民最关注的是传统与现代的对比,包括他眼中的渝中半岛,是未来、现代和历史的交融。他最近在拍摄一个系列,围绕朝天门来福士广场,前景是重庆的地标性建筑,以及老街、桥梁。当传统的吊脚楼、出租车、小摊贩和来福士排在一起,会形成一种有趣的化学反应。

  在储卫民看来,摄影不是为了拍一张好看的照片去获得多少点赞,而是传递摄影师对世界的看法,改变人们的认知,促进社会的发展。

  每次去巴基斯坦和格陵兰拍摄都会发现不同的点,自然风光和人文环境在全球化和全球变暖影响中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变化,因此急迫希望记录下来,才有了这张获奖照片。

  2016年,他在巴基斯坦拍了一组冰川河谷,第二年再去时,发现河谷已被推平。原来,由于冰川的剧烈运动,一直在往下移动,造成河谷的坍塌,2米高30米长的河谷已变成了一片冰川的沟壑。

  “自然风光也是被人影响着。我们多留一点垃圾,多产生一点二氧化碳,格陵兰的冰化得就更快,北极熊也会变得更稀少。这就是我最希望聚焦的。”说到这里,这个重庆男孩目光坚定。

  自从拿起相机开始,他的脚步就未停留,希望通过摄影去改变世界,应该不只是一个梦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摄影视界 2019-08-12